拜登回怼马斯克:祝月球之旅好运

首先是马斯克要求所有员工必须结束居家办公、每周强制到岗40小时的内部邮件被公诸于众。紧随其后,马斯克又在次日一封题为“冻结全球招聘”的邮件中要求裁员10%,即相当于解职约1万名特斯拉员工。

马斯克的裁员计划甚至很快引得美国总统拜登在家乡特拉华州接受采访时直接点名讽刺马斯克,其后马斯克迅速在社交媒体上与总统开始了隔空嘴炮。

一连串的利空消息也使得特斯拉的股价在两天时间内从788美元/股下跌至703美元/股,相当于市值蒸发超700亿美元。

6月初开始在网络上流传马斯克的强制到岗邮件,其实该邮件早在5月31日就已经被发送至特斯拉中层管理人员。马斯克在邮件中要求员工每周必须到岗40小时,否则将被视为自动辞职。尤其是针对管理层人员,马斯克表示在公司中级别越高,越需要在办公室被其他员工看到。

为了使得自己的“最后通牒”更加具有说服力,马斯克还在邮件中写道:“这也是为何我经常睡在工厂里,这样才能让产线工人看到我在和他们一起工作。如果我不这样做,特斯拉早就破产了”。

仅从马斯克的亲身说教,以及该邮件迅速被发布到网络上,就足以说明特斯拉的强制到岗令在内部遭遇了巨大阻力。

尤其是对于自誉为科技公司的特斯拉来说,取消居家办公不仅显得与其他科技公司格格不入,其管理灵活度甚至不如传统汽车制造商。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全美居家办公的员工比例在2021年从23%逐步下降至11%,随着奥密克戎变种的暴发,该比例今年再度上升至15.4%。而美国楼宇安全服务公司Kastle的数据则显示,全美商业楼宇的占用率目前仅为43%。在对实体生产依赖程度较小的硅谷科技企业中,居家办公更是早已成为了惯例。

例如一度将被马斯克收购的推特公司CEO帕拉格·阿格拉沃尔就表示,员工可以永久性居家办公。数周前宣布暂时退出中国市场的爱彼迎CEO布莱恩·切斯基也在内部邮件中允许员工长期远程办公。

而以苹果为代表的一线科技公司其实早已尝试过发布强制到岗令。苹果公司至今已经连续推出了四轮至少每周到岗三天的指令,但全部因遭遇员工抵触无疾而终。其中最具戏剧性的无疑便是苹果的首席人工智能工程师Ian Goodfellow在收到强制到岗令后立即跳槽去了谷歌。

马斯克则对此回应道:“当然有些公司不要求员工全职在岗,但看看它们什么时候推出过激动人心的新产品?很久以前了。”

无论特斯拉的Model Y是不是线更加优秀,即便是在传统汽车企业阵营中,特斯拉强硬的到岗管理模式亦是异类。

以西雅图大众汽车云以及大众的软件子公司CARIAD为例,目前超过九成的员工都选择了每周一天到岗的工作模式。除了具备一定特殊性的汽车软件领域之外,大众工会主席Daniela Cavallo已经宣布将争取居家办公作为核心诉求之一,大众人力资源董事Gunnar Kilian则表示将保持混合办公形式。目前大众非生产性岗位仍允许一周四天的居家办公。

即便是一度因电动汽车自燃被马斯克嘲笑的通用汽车CEO玛丽·博拉在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也表示“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来底特律”。

“如果一个企业开始重视考勤说明它正在走下坡路”——如今这家企业指代的是特斯拉。强制到岗令曝光之后仅仅一天,特斯拉万人大裁员随之到来。

特斯拉此前于3月和4月连续投产了德国柏林超级工厂和美国得州奥斯汀超级工厂,一季度31万台的交付量也获得了68%的同比增长。而马斯克对于裁员10%给出的唯一理由仅仅是“我对经济有种十分糟糕的感觉”。

目前特斯拉员工共计约9.93万人,得益于过去两年之内全球电动汽车市场的快速增长以及特斯拉两家工厂的投产,特斯拉的员工数量在此期间几乎翻了一倍,仅仅在2021年特斯拉就新雇佣了近3万名员工。

考虑到马斯克在邮件中提及,受到裁员波及的员工仅为领取固定薪水的雇员,预计本轮裁员主要针对非生产线员工,即被马斯克嘲讽为“假装上班”的居家办公员工。

根据马斯克在4日股价大幅下跌之后在社交媒体上“找补”的说辞显示,未来一年之内特斯拉的员工数量仍会稳步上升,但领取固定工资的比例将会保持稳定。这也意味着,特斯拉数座新投产的超级工厂的产线工人仍将保持临时、灵活的雇佣形式。马斯克在内部邮件中也表示:“(裁员)不适用于实际从事汽车制造、电池生产以及太阳能组件的员工,(特斯拉)将雇佣更多小时工。”

裁员令和强制到岗令的同步推出,也使得外界普遍怀疑马斯克是希望借机缩紧固定编制,以逆转过去两年之内扩张过于迅速带来的负担。

两年内几乎翻倍的员工数量使得特斯拉美国各办公楼空位捉襟见肘,根据斯坦福大学教授尼古拉斯·布鲁姆的预测,强制到岗令将使得10%的特斯拉员工直接离职、30%的员工开始另寻出路。根据美国ADP研究院的调查显示,以苹果为代表的硅谷企业在强制到岗令实施时将有三分之二的员工考虑辞职。

对强制到岗令不满而主动辞职群体的存在,也使得马斯克能够在不支付大笔赔偿金的前提下完成10%裁员目标——即便特斯拉除了德国工厂之外,并不存在工会。

事实上,马斯克通过强制到岗令的投石问路可以直接追溯到2018年的特斯拉大扩张时期。彼时,特斯拉为了实现Model 3的产能跃升,在短短数月时间内将员工数量提升了30%,但在不久之后便因财务数据不够漂亮而开启裁员。

虽然六年前的特斯拉无法与如今已开始大幅盈利的特斯拉相提并论,但是特斯拉的掌舵者依然是令人爱又令人恨的马斯克。

马斯克意在裁员,却归咎于经济形势糟糕的态度,第一时间便引起了视经济数据为政绩根本的美国总统拜登的不满。

早在去年年底,马斯克就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如果历史可以借鉴,大多数人都将见证经济大衰退”。马斯克给出的时间节点则是今年春季或夏季,最晚不会晚于2023年。

美国本土已经连续两个月获得超过8%的通货膨胀率,创下近40年以来的新高,但是强劲的就业数据以及美联储对经济衰退的相对乐观预期,都显得马斯克的大衰退理论并不是美国主流意见。

拜登在家乡特拉华州公布5月就业数据时就表示:“在马斯克谈论该问题的同时,福特和Stellantis都在追加电动汽车的投资,福特已雇佣6000名工会工人来制造电动汽车,而英特尔为芯片制造计划新增2万人就业。”

虽然拜登的嘲笑暗指希望马斯克去换个星球“凉快”去,但马斯克仍在次日阴阳怪气地发文表示“谢谢总统先生”。

事实上,一度希望收购推特的马斯克此前已经三番五次因为口无遮拦而引起过非议。

例如马斯克曾在新冠疫情暴发之初将加州封城措施称为“愚蠢”,将加拿大针对火车司机的强制疫苗令比喻为纳粹行径,在俄乌战争暴发之初要求与柔道黑段的普京进行一对一单挑,将拜登比喻为“人形玩偶”,表明希望收购可口可乐公司之后在配方中加入可卡因等等。

不过,这并不能代表已经写了1.8万条推文的马斯克口直心快,其实马斯克的无数“暴论”仅仅是为了企业服务的宣传工具。

马斯克对于新冠疫情的非议背后,是马斯克要求特斯拉加州工厂在疫情期间不得停工的诉求;马斯克对于拜登的偏见,则是因为拜登在电动汽车报告之中着重关注底特律三大传统车企的转型进展,而对特斯拉只字未提。

一向标榜特斯拉为环保主义先行者的马斯克,在特斯拉被标普500 ESG指数踢出之后,立马发文表示以环境、社会和治理(即ESG的首字母缩写)为基准的ESG指数是“无耻骗局”。

马斯克在5月中旬接受“全方位”(All-In)播客采访时更是表示:“中国将成为一个两倍、甚至三倍经济体量于美国的经济体,那样的世界将是非比寻常的。我们(美国)要加快行动,停止内斗。”

然而这并不妨碍马斯克宣布不再支持高举环保大旗的,而转向共和党,更是扬言将在收购推特之后解封造成美国社会分裂的特朗普。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