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术以各种拳种为其主体存在这是区别于其他武技的重要特征

武术以各式各样的拳种为其主体存在,这是它区别于其他武技的一个重要特征。虽然拳种在概念界定上是“以独特的拳理为依据,以拳械的技击方法为内容,以‘功、套、用’的多元集合为表现形式,具有清晰传承关系的武术门类。它强调了武术格斗技术‘体用兼备’的技术特征”,对部分拳种技术实践的参与式观察,我们发现,在拳种产生以后,武术界开始逐渐形成了一种技击认识上的“套路化”思维模式,而且,逐渐占据了主导的地位。

一方面在范围上普及到了大多数武术拳种门派,另一方面在程度上愈加牢固,认为“某拳种对应的就是某种风格样式的套路”,进而在概念上完成了武术=拳种=套路的嬗变。武术人在技击认识上的套路思维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首先,从动作数量上,往往被认为掌握的技术动作越多技击能力越强。无论根据武术发展史还是立足现实,都应该是先械后拳,不同器械之间硬性地规定出习练的先后顺序,无异于胶柱鼓瑟。第四,从学习武术的途径上,武林故事中流传着“偷拳”的美谈,然而,能够“偷”来的只能是招势或套路,至于技击,必要通过千百次的对手实战而获得提高,显然无法靠“偷”能够毕其功。

从对习练内容技击能力高下的评判上,如少林五拳通过对自然界动物技击水平的认知,推导出虎拳能够克制鹤拳、鹤拳能够克制蛇拳等对这种中国传统文化中所普遍存在的“比附”思维进行了批判,认为其过于僵硬的套式化特点违背了事物本身所具有的复杂性和特殊性,很多时候并不适用于解释事物之间的客观关系。从人们对武术技击风格的认同上,也具有明显的套路成见。最直观的例证反映在人们对散打、推手、短兵等武术格斗对抗性项目的技击评论中,如批评它们的打无法反映武术之打的风格特点。

揆诸人们所谓“武术之打的风格特点”,无非就是影视作品中套路化的打斗形式,其特点是组合性强、花哨好看,即所谓“后招补前招,招招相连”,其“生活”源泉是武术套路中的对练而非真实技击。武术技击的神明之境,除以自身所具有的身体能力作为基础外,关键是要提高“见机用势”“听劲出招”的能力中国武术的技击不能没有理想”,它一直是千千万万习武者克服万难、忍受苦累而长期坚持训练的强力牵引。武术技击的理想至少从两个方面影响和改变了习武者的实践,正因如此,一些武者方才练就了虽不免偏于一隅但却堪称绝妙的身体技艺。

与现实之间的巨大反差证明,武术技击在某些行为操作上确实出现了问题,亟需改革;而在改革武术技击训练的行为操作之前,先要纠正人们长期以来在武术技击的理想与现实之间所存在的认识误区,因为它是改革武术技击训练行为的思想前提。如前所述,中国武术自古以来就把“道”作为技击追求的至高境界。这既是武术的一个显著特点,一个立意更加高远、哲学意味更浓厚的目标设定,也有利于使武术摆脱野蛮,走向文明。但作为一种具有强烈实用性特点的技术,“由技入道”应该是有先后顺序和前提条件的,不能一开始练技术就总是将“道”挂在嘴边,这样极容易走入凌空蹈虚的歧途。

“武”与“德”的关系和技击现实与理想的关系,可谓是异曲同工。不能否认,武术的一些技击理想定得过于高远,不接地气,其实现的逻辑性有时也违背科学常识。人的形而上的精神追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武术文艺的发展,同时也为武术技击制造了一个很大的泡沫。如果从对人类的整体贡献来说,关于武术技击的高远理想的巨大价值不容置疑;但如果聚焦于武术技击本身的发展,由于理想设置与行动实施的脱节,则对其造成了一股巨大的掣肘力量。

耽于固执的理想而不进行实质性的行动革命,只能使武术技击的现实踯躅不前,面对当今快速发展的其他武技类项目的参照,则表现为不进则退。在综合借鉴其他武技类项目先进训练经验的基础上,开创提升自身技击功能价值的新路,才能取得实质性进步,并反过来支持武术文艺更具想象力的创作,“双轮驱动”地推动其发展向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